镍基合金管 主页 > 镍基合金管 >  

两部影片虽出自同一导演之手剧情视角处理方式

更新时间: 2021-11-23

  随着科技进步和时代发展,在电影市场的激烈竞争中,悬疑片逐渐成为大众津津乐道的热门话题。悬疑电影不同于恐怖电影,它既有着恐怖电影的紧张刺激,又融合了理性逻辑推理元素,剧情呈现出错综复杂、乱而有序的态势。实际上早在2013年之前,保罗已经凭借执导的个人第一部长片《女尸谜案》成功入围第27届西班牙戈雅奖最佳新人导演奖。在对影片长时间打磨下,2017年,保罗以《看不见的客人》一战成名,风靡一时。在2019年上映的《海市蜃楼》中,保罗再次向观众展现了其精湛的编剧和制作能力。

  在这两部出色的悬疑片中,保罗使用了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,在剧情设置、叙述视角及影片风格的安排上有着微妙的变化。剧情设置:寻找真相与英雄冒险电影是讲故事的人即导演,运用一系列排列组合方式(如蒙太奇、插叙、倒叙等手法)进行故事的加工与讲述。故事讲得好不好,除了电影叙事技巧外,很大程度上依靠剧情。近年来,电影与文学的改编相结合已是司空见惯的现象,可见电影需要小说的故事,电影要讲好故事首先要有一个好的底本,悬疑片更是如此。《看不见的客人》采取的是寻找真相模式,影片塑造了两个重要的人物形象:狡猾善变的谋杀者和为儿子报仇的老年夫妇。

  故事从密室杀人开始讲起,以谋杀者多次反转陈述和假扮律师的受害者母亲两人的对话为高潮,在两人谈话期间多次对车祸、杀人等情节进行重现。在不断地筛选和重复下,故事碎片被拼贴粘合在完整的情节链条上,最终为观众解开了谜底。与此相反,《海市蜃楼》主人公薇拉家庭幸福美满,因为无意之间翻到了1890年的录像带,陷入了希伯尔特空间。整部电影讲述主人公不断地冒险,最终回到正常空间的故事。这类似于约瑟夫·坎贝尔提出的英雄冒险叙事模式,“英雄从日常生活的世界出发,冒种种危险,进入一个超自然的神奇领域;在那神奇的领域中,和各种难以置信的有威力的超自然体相遇,并且取得决定性的胜利。”女主人公薇拉在经历挣扎逃跑后,逐渐意识到只有死亡才能带来新生,于是果断地选择了跳楼来打破希伯尔特空间的限制,最终恢复正常的空间秩序。

  从这两部电影的剧情安排来看,无论是寻找真相还是英雄冒险的表象结构,最终都是真相被揭开。可以说,在悬疑电影中最常见的便是寻找真相系列,从案件发生到找寻真相再到谜底揭开,这一套路屡见不鲜。《看不见的客人》虽然在叙事模式上并无创新,但保罗设计了多次反转的情节,这就与传统的平铺直叙方式拉开了差距,让观众沉浸在逻辑推理中。《海市蜃楼》在剧情上属于英雄冒险,在英雄经历各种磨练的过程中巧设悬念,摆脱了传统悬疑片的基本故事架构,着力在异形空间上寻找突破点。不容忽视的是,这两部影片都是大团圆式的结局,假律师(受害人母亲)完美地录下了谋杀者的口供,女英雄薇拉也成功地“拯救世界”回到了正常生活中。

  叙述视角:复合叙事和单一视点叙述视角是与剧情相适应的电影呈现方式,电影的不同叙述视角能够造就风格各异的呈现效果。杰拉德·普林斯在《叙事学:叙事的形式和功能》提出了关于复合叙述者的论述:“在一个给定的叙事中,可能有不确定多数的叙述者(两个,三个,十个,等等)。当一个叙事中有两个以上叙述者时,就有可能在他们之间建立起一个等级顺序。”复合型叙述视角,实际上就是指多个视角从不同的层面对社会现实进行关照,一般来说复合型视角中会出现一个主导视角,引领事件或者故事的叙述走向,其他叙述作为补充映照。在《看不见的客人》中,谋杀者与假律师(受害人母亲)两个人的质问对白表面上是罪犯影响律师的判断,实际上他们两个人共同构成了复合叙事,双方处在相等的位置上。

  毫无疑问,谋杀者对自己的犯罪事实最为清楚,假律师经过调查取证锁定谋杀者,但是苦于没有切实可靠的证据,由此可见,两人的组合对话几乎是全知全能的叙述视点。在这一过程,谋杀者多次反转犯罪行为,假律师反复进行假设和质疑,真相慢慢浮出水面。复合型的交叉叙事让事件完整清晰地显露出来,而《海市蜃楼》则是采用单一的叙述视角,即以女主人公薇拉的所见所闻展开叙述。整个电影的剧情设计都围绕着薇拉,以薇拉的个人视角为依托,通过她的思维认知和能力去改变异形空间中的人和物。根据剧情需要,其中也出现了小尼克的次要叙述视角,如小尼克亲眼目睹了邻居安莱尔杀妻的犯罪事实。

  如果长时间大量运用单一的叙述视角,影片将会呈现出艰涩无厘头的死循环效果,因此影片出现了多个“线索”道具来辅助解密工作。首先是尼克的电视机和录像带,这是连接不同时空的一把钥匙,预示着薇拉终将通过放映磁带切换到正常空间。其次是薇拉丈夫扔向窗外的香烟盒,它在不同的时空里都出现表明空间人与物的不可变性。最后是女作家写的书即影片的名字《海市蜃楼》,据女作家回忆,这是她多年以前根据小尼克的叙述写成的,而小说中的人物和现实中的人物完全重合。通过不同的线索指引,影片的单一叙述视角具有了一定的可信度。总之,选择不同的叙述视角是为了更贴合电影表现的内容,两部经典的悬疑之作虽然视角策略有所不同,但都取得了相对成功的效果。

  影片风格:理性逻辑与恐怖惊悚风格一词来自希腊文,是指艺术作品在整体上表现出来的具有独特性的风貌。《看不见的客人》和《海市蜃楼》两部影片虽然都出自保罗之手,但由于剧情和视角上的处理方式不同,影片的侧重点不尽相同,因此呈现出风格各异的效果。《看不见的客人》主打反转推理等重要逻辑问题,在劳拉与尼科尔的被杀现场,导演有意地模糊凶杀过程,只向观众传达死亡这一结果。由于这一特殊的选择性忽略,成功地把观众的兴趣转移到高潮阶段,使得整部影片保留了少量的恐怖因子,观感上的紧张刺激有所消退,回归理性逻辑思维。反观《海市蜃楼》,影片中出现大量的死亡镜头,影片开场小尼克看见魏斯太太被人杀死,在逃出邻居家的路上被车撞死。在进入希伯尔特空间后,尼克再次进入邻居家,并亲眼目睹了魏斯太太被杀的情景。

  魏斯太太不小心撞见了丈夫与克拉拉的奸情,身为屠夫的丈夫带着电锯将妻子残忍分尸,并将尸体埋在了屠宰场的放血库里。整个过程充满血腥和暴力,加之紧张恐怖的背景音乐,影片的惊悚感更加突出。虽然两部悬疑电影上映以来都获得较好的口碑,皆以故事的精巧绝伦出彩,但在观影感受上还是有着明显的不同。《海市蜃楼》的血腥暴力场面类似于恐怖电影,影片对节奏和音乐的把握相对来说逊色于《看不见的客人》。实际上,悬疑电影并非必须运用骇人的音乐和暴力的情节,也可以选择黑色幽默的基调,如国产电影《唐人街探案》系列、《误杀》电影以及印度电影《调音师》等,在紧密的时间轴上安排轻松有趣的对话或者小情节,对于改造影片效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

  无论是何种类型的影片,鲜明的主题都是电影的灵魂,以案件为主导的悬疑影片基本上是以伸张正义为主题。经过多次的反转和推理,受害人劳拉和尼科尔最终讨回了公道;在希伯尔特空间不断冒险兜转的薇拉,最后也将杀害魏斯太太的凶手绳之以法。悬疑电影的迷人之处不仅仅在于推理和破案的紧张刺激,也体现在正义永不缺席的人性光辉上。